分鬮書

09 Dec, 2017

適用之法領域:繼承法

 

所謂「分鬮(ㄐㄧㄡ)書」,又稱「分家單」或「鬮書」,乃分家分管財產鬮書合約書等古契約,係指被繼承人與繼承人間生前就預先遺產分割及管理指遺產為目的之雙方契約。關於此種契約之效力,如未罹於時效,自有拘束當事人之效力。核其性質,為當事人間之贈與行為,而依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371號判例所示:「本件被上訴人係已故池阿立原配所生之子,而上訴人則為池阿立續娶之配偶,池阿立於民國四十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死亡,依法其所有財產,上訴人原有繼承之權,惟池阿立於生前即民國四十四年五月十三日,既曾立具分鬮書,載明所有田佃面積約一甲八分五厘七毫九絲給與被上訴人三人均分,但在兩老生存期間,被上訴人所種上開田佃應照三七五租息給付,以充甘旨,倘有不敷,應由被上訴人平均負擔…被繼承人生前所為之贈與行為,既與民法第一千一百八十七條所稱之遺囑處分財產行為有別,顯可不受關於特留分規定之限制。雖不動產之贈與,非經登記不生效力,但池阿立與被上訴人間分產之意思表示,既經互相一致,依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其一般契約之效力究已發生,池阿立要應受其拘束,負有依約履行使生贈與效力之義務,此項義務因池阿立之死亡,應由其繼承人包括繼承,上訴人為繼承人之一,亦自不能違反分鬮書內容,重行主張其就池阿立所有財產仍有應繼分,並請求被上訴人協同分割餘地。而此項繼承人,就被繼承人生前之贈與內容,另訂和解契約加以變更,本與遺產繼承之拋棄不同,不以履踐民法第一千一百七十四條第二項所定之程式,為其前提要件,奚容上訴人比附援引,資為調解無效之藉口。」

 

對該解釋提出疑問

 

 

 


瀏覽次數:18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