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父母墊生活費用,在分父母遺產是否可以扣除?-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一○五年度台上字第六八六號解析

07 Apr, 2018

重要爭點:

幫父母(被繼承人)墊生活費用,在分父母(被繼承人)遺產是否可以扣除?

 

結論:

倘若父母(被繼承人)不需要扶養,子女(繼承人)可以在遺產中扣除。

 

要旨: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一○五年度台上字第六八六號(105年度台上字第686號,民國105年04月27日)指出:「按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為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所明定。是遺產之範圍除財產上非專屬權利外,尚包括義務。該義務既屬遺產,自為分割之標的。又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權利、義務,不因繼承而消滅,民法第一千一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故繼承人如對被繼承人有債權者,於遺產分割時,自應列為被繼承人之債務。上訴人主張其為巢薌農代付外傭薪資等費用二十一萬八千零四十三元,系爭生活費用三十三萬元等語,並提出繼承費用現金支付表等為證…原審認該外傭薪資等費用非管理遺產所生之費用,及巢薌農能以自有財產維持生活,無受扶養權利,被上訴人就系爭生活費用無不當利得,固非無據。惟倘上訴人確於巢薌農生前為其代付上開費用,則該等費用是否非屬於巢薌農生前債務,而不得於分割遺產時列入,即非無疑。原審就此未詳加審究,即為遺產之分割,已有可議。次查被繼承人巢薌農為台北市崇仁新村原眷戶,生前就系爭○○路房地有輔助購宅權益,有國防部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函可稽…。倘該權利於巢薌農死亡後得由其繼承人行使,則上訴人主張該權利屬於遺產云云…,是否全然無據,非無研求餘地。原審就此亦未詳加審酌,徒以巢薌農及其繼承人尚未與管理者訂立有效買賣契約,遽認是項主張為不可採,並嫌速斷。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關於分割遺產部分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無理由。」(最高法院民事第三庭審判長法官陳重瑜法官劉靜嫻法官吳惠郁法官王仁貴法官林恩山)


瀏覽次數:2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