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產案例-幫父母墊生活費用,在分父母遺產是否可以扣除?

07 Apr, 2018

裁判摘要: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686號民事判決

按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為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所明定。是遺產之範圍除財產上非專屬權利外,尚包括義務。該義務既屬遺產,自為分割之標的。又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權利、義務,不因繼承而消滅,民法第一千一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故繼承人如對被繼承人有債權者,於遺產分割時,自應列為被繼承人之債務。上訴人主張其為巢薌農代付外傭薪資等費用二十一萬八千零四十三元,系爭生活費用三十三萬元等語,並提出繼承費用現金支付表等為證…原審認該外傭薪資等費用非管理遺產所生之費用,及巢薌農能以自有財產維持生活,無受扶養權利,被上訴人就系爭生活費用無不當利得,固非無據。惟倘上訴人確於巢薌農生前為其代付上開費用,則該等費用是否非屬於巢薌農生前債務,而不得於分割遺產時列入,即非無疑。原審就此未詳加審究,即為遺產之分割,已有可議。次查被繼承人巢薌農為台北市崇仁新村原眷戶,生前就系爭○○路房地有輔助購宅權益,有國防部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函可稽…。倘該權利於巢薌農死亡後得由其繼承人行使,則上訴人主張該權利屬於遺產云云…,是否全然無據,非無研求餘地。原審就此亦未詳加審酌,徒以巢薌農及其繼承人尚未與管理者訂立有效買賣契約,遽認是項主張為不可採,並嫌速斷。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關於分割遺產部分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解析:

幫父母(被繼承人)墊生活費用,父母(被繼承人)遺產是否可以扣除?倘若父母(被繼承人)不需要扶養,子女(繼承人)可以在遺產中扣除。

 

一、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家上更(一)字第7號民事判決

 

按關於遺產管理、分割及執行遺囑之費用,由遺產中支付之。但因繼承人之過失而支付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150條定有明文。所稱之「遺產管理之費用」,乃屬繼承開始之費用,該費用具有共益之性質,不僅於共同繼承人間有利,對繼承債權人、受遺贈人、遺產酌給請求人及其他利害關係人,胥蒙其利,當以由遺產負擔為公平,此乃該條本文之所由設。是以凡為遺產保存上所必要不可欠缺之一切費用均屬之,諸如事實上之保管費用、繳納稅捐、罰金罰鍰、訴訟費用、清算費用等是,即為清償債務而變賣遺產所需費用、遺產管理人之報酬(民法第1183條)或編製遺產清冊費用(民法第1179條第1項第1款),亦應包括在內,且該條規定其費用由遺產中支付之,係指以遺產負擔並清償該費用而言,初不因支付者是否為合意或受任之遺產管理人而有不同。又喪葬費用是否為繼承費用,民法雖無明文,然參諸遺產及贈與稅法第17條第1項第10款有關被繼承人之喪葬費用自遺產總額中扣除之規定;被繼承人之喪葬費用應屬民法第1150條之繼承費用,由遺產中支付,進而由繼承人連帶負擔,繼承人內部則按應繼分比例分擔。另繼承人如對被繼承人有債權者,不因繼承而消滅,於遺產分割時,應列為被繼承人之債務。

 

上訴人主張另案訴訟費用共支出10萬6,650元;政府規費、法院影印、郵費、閱卷費、銀行調卷費用、汽車規費、財產清冊、租地保管租金等費用12萬4,857元、100年6月5日起迄北件分割遺產完畢止之每月管理費用4,200元、本件起訴後繼承費用、訴訟費用、政府規費、銀行規費、醫院規費支出合計6萬3,656元云云,雖據提出訴訟費用支出明細、遺產管理費用明細、法院自行收納款項統一收據、收據、常年法律與問聘任書、委任契約、證明書、購買票品證明單、臺北巿稅捐稽徵處文山分處函、管理費收據、繼承財產清冊為證,惟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且查系爭車牌號碼0000-00號豐田汽車,業經兩造協議而由上訴人取得,況上訴人於原審主張上開車輛為其所有並非遺產等語,並於本院前審準備程序中捨棄該汽車管理費、汽車規費之請求,故其持有或使用該車輛所生費用,自不應由遺產支付;另上開其餘費用均為對被上訴人訴訟相關費用,且獲不起訴處分確定,已如前述,另有關本件訴訟費用,應待本件確定後始得確定訴訟費用額,且係由繼承人按應繼分比例負擔,均難認係為遺產保存上所必要不可欠缺費用,上訴人此部分主張均無可取。

 

上訴人主張伊支付慈恩園生命紀念館之治喪費用18萬9,150元等語,並提出慈恩園生命紀念館文件為證,且巢先明亦不否認上開文件真正及支付等情,巢友銓、巢嘉文亦不否認曾與上訴人共商同意巢薌農之喪葬費用由巢薌農之存款帳戶支付等情,故此部分喪葬費用應由巢薌農遺產支付。

 

上訴人主張伊支出之喪葬雜支費用共計8萬7,970元,亦應由遺產支付云云,雖據提出喪葬雜支明細表、治喪功德追思明細、照片、治喪費用支出明細、匯款申請書、契約書、存證信函、治喪工作書、收據為證,惟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辯稱:被繼承人巢薌農死亡乃家族中大事,法會事宜應與家族等人商議如何處理,惟上訴人專斷獨行,上開法會費用應由其自行負擔等語,且上開費用係因追悼法會所為之支出,端視繼承人有無認依踐行此程序以追念被繼承人之必要,核非殯葬所必要,且被上訴人均表示未參與追念法會等語,是上訴人主張上開8萬7,970元費用,應由遺產支付云云,尚難可採。

 

上訴人主張外傭支出2萬4,700元、外傭健保費2萬7,527元、外傭勞保基金3萬0,884元及醫藥支出13萬4,932元等費用、97年10月1日至100年6月5日代巢薌農支出之病房看護、居家照顧費用合計31萬3,500元應由遺產中支付云云,並提出繼承費用現金支付表、醫療費用收據、居家照顧明細表、收款單、看護照片、外傭薪資明細表、匯款通知書、收據發票、行政執行署台北分署101年10月21日函、外籍看護工幫傭合約書、支付費用明細表為證,惟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辯稱這段期間提領金額已經足夠支付等語,經查,上開親屬會議紀錄,被上訴人已有共識即巢薌農之生活、醫療、看護、與照顧費用若巢薌農帳戶存款金額不足支付,始由監護人呂錦芳代為墊款再由巢薌農名下財產處分後所得款項或巢薌農之遺產或全體繼承人負責償還。斯時上訴人田婉華亦到場參與,上訴人嗣後理應知悉。而依上開外傭支出明細可知,聘僱外傭時間係在97年10月9月日至100年6月8日,核諸上訴人自承伊在上開時段使用之巢薌農台北東園郵局帳戶之自96年11月1日至100年客戶歷史交易清單及存摺明細顯示,確有陸續提領5,000元至5萬元不等(且有一個月內提領數次達近10萬元)之金額,應已足供上訴人支付上開費用並應支付完畢,是上訴人雖提出上開單據,並無法證明係上訴人所代墊,自非屬巢薌農債務,自毋庸再從巢薌農之遺產扣除。

 

 

上訴人主張伊自98年5月至7月及11月至12月、99年1至6月,合計11個月支出被繼承人巢薌農之日常生活費用合計37萬0,620元,應予扣除云云,雖據提出生活費用總覽、居家照顧明細、食品雜支明細、日常生活收據明細、醫藥支出明細、追加結辦明細、被繼承人繼承費用病房看護、居家照顧費用明細表、存摺內頁、醫藥費用收據、房屋租賃契約書、匯款申請書、存款憑證、電費通知、收據、現金帳、日記、食品雜支、免用統一發票收據、估價單、車票、乘車證明、計程車收據、送貨單、統一發票為證,惟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辯稱:巢薌農生前每月有1萬5,000元之生活費匯至其郵局帳戶,且銀行帳戶內有存款可支應生活所需,無上訴人支付生活費用之必要等語,經查:巢薌農生前每月有1萬5,840元(13,550+2,290)之就養給與匯至其郵局帳戶,有該郵局客戶歷史交易清單、存摺明細在卷可稽,且巢薌農於100年6月5日死亡時,其尚遺有如附表一編號1至5所示存款,另上訴人並於其照顧巢薌農期間陸續由巢薌農郵局帳戶每月提領數次款項,亦如前述,足認被上訴人主張巢薌農生前有相當之財產足可維持生活,尚屬有據。

 

上訴人復主張伊係巢薌農之監護人,自96年到100年間專職照顧,應將遺產之剩餘款核定為監護人報酬云云,惟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辯稱:上訴人購買物品皆未徵得親屬會議同意,擅自盜用被繼承人巢薌農郵局存款,且疏失照顧致被繼承人住進加護病房而死亡,上訴人未善盡照護之責,自不能請求報酬等語。按監護人得請求報酬,其數額由法院按其勞力及受監護人之資力酌定之,民法第1104條固定有明文。惟查,上訴人經臺北地院98年度監字第271號裁定選定為被繼承人巢薌農之監護人,嗣後雖曾向臺北地院聲請核定監護人之報酬自99年6月3日起每月5,000元(105年度監宣字第23號),業據本院調卷核閱無訛,雖上訴人提起抗告(105年度家聲抗字第52號),主張尚有前述之各項費用須納入報酬中,並經本院調取上開卷宗核閱無誤,然上開各項費用之請求,並無理由,已如前述,故上訴人之監護人之報酬至巢薌農100年6月5日死亡止,共1年,應依臺北地院105年度監宣字第23號裁定意旨核定為6萬元(5,000X12=60,000),並應由巢薌農之遺產中扣除。

 

二、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03號民事判決

 

按子女為父母墊付費用,與子女本於扶養義務人對受扶養權利人(父母)盡其扶養義務,二者不同;前者,於父母有支付該費用之必要,子女為其先行墊付即足;後者,則尚須父母符合民法第1117條規定之受扶養要件,始有受扶養之權利為要件。

 

稽諸臺北地院98年度監字第271號(下稱第271號)、99年度家抗字第61號有關改定巢薌農監護人裁定之理由所載:巢薌農於97年2月29日經該院以96年度禁字第315、331號裁定宣告禁治產,依親屬會議意見,於98年4月3日以該院98年度監字第6號裁定選定呂錦芳擔任監護人。自93年4月12日起受呂錦芳之安排入住安養院,院方評估其生活自理功能屬重度至完全依賴…。嗣於96年9月20日至97年10月1日止入住萬華醫院,診斷其為「疑似腦中風導致右側偏癱,疑似失智症」…。其後次子(上訴人)於98年4月20日將巢薌農接回至承租之台北市○○路0段000號4樓之11由印尼籍外傭照顧,其身心狀況有改善,較之繼續安置安養院,健康狀況有長足進展等語。則以巢薌農係1年6月9日出生之高齡老人,93年間經安養院評估生活重度至完全依賴他人,96年9月20日罹病住院,98年4月間經上訴人接回同住,健康有所改善等情,似見其於住院及與上訴人同住期間有聘僱看護及外傭照顧之必要;佐以99年5月27日之第271號裁定改定上訴人為巢薌農之監護人,則上訴人於事實審主張:伊為巢薌農墊付(1)聘僱外傭及醫藥費21萬8,043元,(7)97年10月1日至100年6月5日止病房看護及居家照顧費用31萬3,500元,(8)98年5至7月、11、12月、99年1至6月之生活費共37萬0,620元等項,倘若屬實,是否非屬巢薌農生前之債務?尚滋疑義。原審未衡酌上訴人為巢薌農墊付之費用,復未審計其自96年11月1日起至100年間自巢薌農郵局帳戶提款之數額,逕認巢薌農有財產可供維持生活,上訴人之提款足供支付上開費用,而為不利上訴人之判斷,已嫌疏略。又上訴人主張翁蓓莉取走巢薌農150萬元,巢先明取走張淑君遺產150萬元,如係屬實,縱不符民法第1173條所定歸扣要件,惟是否不屬巢薌農得為請求(或部分請求)之債權,而應列入其遺產?原審未予究明,亦有疏漏。

 

另死者家屬依社會習俗,於亡者逢七祭日時,請法師為之誦經超度舉辦法會,為常見之社會習俗,該項之合理範圍支出,應可認屬殯葬之必要費用。上訴人主張伊為巢薌農舉辦(五七、七七)法會而支出費用,提出喪葬雜支明細表、治喪功德法會追思明細、收據等件為證。原審未予詳究,遽以被上訴人未參與追悼法會,即認非屬殯葬所必要,仍有可議。

 

再按繼承人有數人時,在分割遺產前,各繼承人對於遺產全部為公同共有。前條公同共有之遺產,得由繼承人中互推一人管理之。關於遺產管理、分割及執行遺囑之費用,由遺產中支付,為民法第1151條、第1152條、第1150條本文所明定。所謂遺產管理之費用,舉凡為遺產保存上所必要不可欠缺之一切費用,如:事實上之保管費用、繳納稅捐、罰金罰鍰、訴訟費用、清算費用等,因具有共益性質,以由遺產負擔為公平。

 

附表一編號12所示汽車,編號13所示青年路房地所有權移轉登記請求權,係巢薌農之遺產,為原審所認定,於本件遺產分割事件判決確定前,仍為繼承人所公同共有。則該車輛倘由上訴人管理,其於本件遺產分割判決確定前支出該車輛之管理費用;及青年路房地輔購權益是否為繼承標的,上訴人對國防部提起訴願,於遭駁回後再與巢先明提起行政訴訟,因而支出之訴訟費用,是否非屬遺產管理之費用?自有詳細審究之必要。原審疏未為之,遽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尤嫌速斷。究竟上訴人為巢薌農生前墊付必要費用,舉辦法會之必要費用,及為保存遺產支出之管理費用各為若干?自巢薌農郵局帳戶提領之項款是否足供抵充上開費用?巢薌農是否尚有其他債權?均有未明,此攸關遺產之範圍及其分配,因未臻明確而尚待事實審調查審認,


瀏覽次數:1835


 Top